产品展示

PRODUCT

守卫“网红”故宫

作者:http://www.cdhuideli发布时间:2019-07-12 09:39

  “上元之夜”的第二天,清晨6点,起床号划破北京中轴线上方的天空,古老的紫禁城经过前夜的喧嚣,已恢复宁静。武英殿旁的小院里,武警北京总队执勤一支队故宫中队的官兵们照例起床洗漱,准备出操。

  驻扎在西华门内,没有专门的跑道和操场,围绕故宫跑圈是故宫中队雷打不动的早操课目。10分钟后,一支队伍悄然出发。这样跑一圈有3公里的路程,大约需要15分钟。

  初春的北京天还没有亮,巨大的宫殿在夜色中隐约显现出轮廓。常年驻守故宫,让故宫中队的官兵们成了离这座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、保存最完整的古建筑群最近的人。近万座宫殿和六百年的中华文明,是他们守护的对象。

  哨位上的荣誉与快乐

  去年一年,故宫年度接待观众量首次突破1700万人次,春节期间的“贺岁迎祥——紫禁城里过大年”活动,7天接待了40万游客。珍品文物和文创产品让故宫成为人们心中的“网红”,追文创、看展览,成为一股由故宫引领的新潮流。

  每天上午8点,太和门缓缓推开,执勤官兵会成为这一天首批走入故宫的人。担负固定哨位执勤和巡逻勤务,是白天官兵们在故宫内的任务。

  太和殿前,是故宫中队的第一组执勤哨位。广场上凹凸不平的地砖已有600年的历史,哨兵们每隔半小时,就要在这些“文物”上走一圈。

  战士李思维清晰地记得第一天上哨时的情景。按照惯例,新兵下连后,每组哨位有两个人,老兵带新兵。老家在湖南的李思维此前从未来过北京,更没有进过紫禁城。与紫禁城的初见,就是他走进故宫中队,开始守卫她的那一天。

  李思维的记忆中,那天阳光明媚,头顶碧空如洗,他作为副哨跟随老兵来哨位换班。广阔的太和殿广场上,游人络绎不绝,两队武警官兵笔直站立,相对行了一个军礼。

  第一次站在太和殿门前,李思维的主哨告诉他,站在这里,“守卫的是中华文明”,一分钟也不能松懈。“那是第一天站在这么多人面前,感觉很多游客都在看我,突然觉得肩上的责任很重,也很骄傲。”李思维说。

  然而,尽管一班执勤只有两个小时,站在这里却并不轻松。到了夏天,故宫大理石吸热极快,地表温度时常突破温度计极限。加上旅游旺季,游客增多,热浪与喧嚣让哨兵看到远处的建筑物都被炙烤得扭曲。而冬季的神武门,穿堂风呼啸而过,夜间执勤的哨位就设在门前。

  中士贺磊刚守卫故宫7年,所有哨位他都已经执勤过无数次。提起这7年,他早已忘了夏季的炎热与冬天的寒冷,想到最多的是执勤时遇到的一张张游客的笑脸。

  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打交道是哨兵们的日常工作。“洗手间在哪里”“出口在哪里”是游客们最常问的问题,有时候贺磊刚执一班勤要回答几十甚至上百遍。但他从来不觉得烦,因为同样寻常的,还有游客送来的遮阳伞和矿泉水。

  “游客看到我们站在太阳底下,经常会主动给我们打伞、送水,但我们不能收,只能口里说着谢谢婉拒,心里很感动。”贺磊刚说,就在今天春节举办的故宫过大年活动中,每天都有来故宫过年的小孩跑来向他问好。“那时感受到作为军人的骄傲,觉得执勤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。”

  故宫开放这些年

  随着故宫逐渐开放,各类展览与外事活动越来越多,执行临时任务变得常态化。2017年,故宫博物院举办“千里江山-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”年度大展,北宋画家王希孟的《千里江山图》首次全卷开展。前来看展的观众为了一睹名画真容,常常需要排3个小时的队,才能近距离欣赏5分钟。负责维持秩序的执勤官兵每天要重复几百遍“同志您好,这里不能长时间滞留”。

  “老兵”贺磊刚说,“执勤第一条:以人民为中心”,劝说游客时,再拥挤喧闹的环境也要有耐心,不能先想自己的苦和累。

  今年“紫禁城过大年”与“上元之夜”活动举办,让故宫一度日游客量超过8万人次。中队临时加勤,出动多组巡逻哨全天执勤。“上元之夜”活动日,哨兵们早在下午就登上城楼哨位。毫无遮挡的情况下,寒冷的风刀子般割在脸上,有些战士下哨后感到脸都麻木了。

  除了举办展览,外事活动也是故宫中队执勤任务的重中之重。每次协调游客配合外事活动,战士张银有自己的经验和办法。“要和大家讲道理。我会告诉他们,这是在为祖国的外交事业作贡献。”这是他贯彻依法文明执勤、与游客打交道最常说的一句话,“一说一个准,大家都能理解,也会配合”。

  “历史也活在我们身上”